乘务员要求30岁男子给老人让座被怼:我也不年轻了,你为什么选我

发布时间:2020-07-01

“你这么有钱,借我点怎么了?”、“小孩子嘛,不用和他计较”。、“现在的年轻人,主动让座都不会,真是没有素质!”这些话语在我们的生活中已经是耳熟能详,有网友总结出中国式八大道德绑架:都不容易、算了算了、有钱活该、为了你好、还是孩子、岁数大了、习惯就好、开个玩笑。

尼采曾在书里写下:“迫使人们遵从道德,这本身就是不道德。”因为道德绑架引发的舆论争议并不少见。6月12日,北京地铁一号线,一名男乘客被乘务员要求给一位老人让座。男子让座后跟管理员理论,问为什么就得让他让座,这名男子说:我三十多的人了,也不算年轻了!不少媒体报道这则新闻的时候说他“活久见”、“豪横”,可你仔细想想,他不想让,真的是错吗?

按规矩来说,同样是花钱买了票的乘客,无论年龄、性别、身份,只要不占用老弱病残孕的爱心专座,按照先来后到的规则落座,都无可指摘。要求其他人给老人让座,无外乎老人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

可是一则,地铁行驶比公交平稳得多。二来,在外奔波一天的白领,大多身心疲惫,有时甚至带病上下班,实在不比一些早起抢鸡蛋、晚出抢面包的老人们轻松到哪里去。在这个人均996的年代,身体的健康程度好像和年龄没有必然的关系了,敢问哪个社畜不是常年亚健康状态、一身慢性病?

如果有人主动让座,固然值得表扬,可有人不愿意让,也是情理之中,与有没有道德没有半毛钱关系。作为地铁的乘务员,想要帮老人找个座位是工作尽职的表现,可是那并不代表着你有权力让其他的乘客让渡自己的合理权益。

比较合理的做法,是乘务员应该先查看爱心专座,如有不符合条件的人占用,自然可以要求对方离开;若没有,也可以询问是否有即将下车的乘客,提前替老人占座;再退一步,也可以询问乘客是否愿意和老人轮换着坐一会。无论何种方式,都比直接要求乘客让座更合情合理。

近些年,因为道德绑架引发的社会问题不少。公交车、地铁上要求让座,火车上要求无偿更换上下铺,明星被逼捐,豪车被剐蹭也不该要赔偿。

前些年,有个白领下班回家,在地铁上累得睡着了,没看见旁边站着的孕妇,就被好事者录下来发到网上,被当坐“没素质”、“不道德”的典型。2018年的中国富豪捐赠榜上,马云的捐款额仅排第14名,很多网友就去马云的微博下逼捐:才捐这么点,你也好意思?亏你还是中国首富呢,真是为富不仁!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邓超孙俪夫妇为武汉捐赠30万,又有正义卫士出来打抱不平:你们这些明星,平时赚这么多钱,现在才捐这么点,真是没有道德!

这些道德卫士张口一个美德,闭口一个素质,“你富你活该”、“我弱我有理”的话术玩的炉火纯青。正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才使得人们谈道德而色变,做了好事被人家夸有道德,都吓得连连摆手:不敢当,应该的!生怕下次没做好事,就成了一个不仁不义之人。

胡适先生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支持一个社会正常运行的,从来不是道德,而是秩序。秩序之上,我们再去赞扬道德,而不是让道德来破坏规矩和秩序。道德是用来约束自己的,而不是用来规范他人的。有些人,总喜欢用圣人的标准来要求别人,却用贱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他们口中的善良与道德,是披着华美外衣,却用来满足一己私欲的工具。

一个人,只要遵纪守法,没有破坏秩序,那么他就不应该受到任何以道德为名的谴责。道德的标准从来都不是固定的,而是以公序良俗为基本准绳,具体标准是自有心定的。今天你不让座是不道德,明天我不给乞丐钱也是不道德,后天他不把所有的财产拿出来发给穷人也都是不道德。在无限制的道德绑架之下,道德标准便会一再压缩,到最后,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脱道德的枷锁。

如果只有一再牺牲自身的权益才是真正的道德,那我宁愿你我都可以勇敢地做一个“不道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