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万美元与巴菲特共餐,涉债诉讼30亿,能从天神娱乐要回9亿元?

发布时间:2020-03-18

2019年年中,“商界女木兰”、坐拥承兴国际等三家上市公司的美女董事长罗静被拘,引发“连环炸”,诺亚财富、云南信托和湘财证券等因不幸踩雷被卷入其中。如今,涉天神娱乐案产品踩雷金额9亿元,虽已冻结交易对手7家子公司,但投资人最关心的是:即便官司胜诉了,9亿投资款要得回来?

“天神”变“雷神”!当年豪掷234.6万美元和“股神”巴菲特吃上一顿饭,朱晔能顿悟什么?

3月10日,上市公司天神娱乐公告,公司于近日收到公司第一大股东朱晔《关于延长所持公司股份锁定期的承诺》,朱晔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为促进公司持续、稳定、健康发展以及维护公司和全体股东的权益,特此承诺延长其持有公司股份的锁定期。

公告称,朱晔自愿将所持有的公司首发后个人类限售股约1.22亿股,延期锁定一年。同时,他自愿承诺不主动将所持公司711.1911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及99.9333万股高管锁定股,承诺期也是一年。

从此动作来看,也就是为安定股价而已,并非朱晔“良心发现”。1月20日晚,天神娱乐公告称,规模10亿元的“17天神01”公司债回售违约,也就是常说的“爆雷”。

曾经风光无限的游戏行业民企上市公司“天神娱乐”,如今深陷债务泥淖之中,两年业绩亏损超80亿元,已沦落至退市边缘。

2015年,时任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以234.6万美元的竞标价赢得该年度“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机会,这是继2006年段永平、2009年赵丹阳后的第三个中国人(公司)竞标成功。

事实上,当年就有人批评朱晔拿股民的钱乱花,当时的天神娱乐一年利润也才2亿多,花数百万美元和巴菲特共餐值不值呀!?

股民有一肚子怨气,也在情理之中。当时,这家上市公司以前是做木材生意的,也就是加工木地板什么的。也就是2015年4月,由“科冕木业”摇身一变,成了做网游的“天神娱乐”。

其实,天神娱乐的“爆雷”并不意外,此前公司巨额商誉减值带来股价下挫。早于2019年6月,中证鹏远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就将它的主体信用评级下调为BB。另外,去年三季度报显示,其母公司货币资金仅94.8万元,而财报公布前两个月,才因3000多元的贷款未能偿还而被浦发银行起诉。

据已公告统计数据显示,天神娱乐与债务相关的诉讼有10余起,涉及诉讼金额近30亿元;此外,还有公司资金账户被查封,主要子公司股权被多轮冻结,部分债权人已开始通过司法程序申请执行处置。

对于喜欢玩游戏的人,对“天神娱乐”或许并不陌生。当年《傲剑》、《傲剑2》、《梦幻Q仙》、《苍穹变》、《天神传奇》等,一经面世,即获得极大成功,也让朱晔和他的管理团队豪情万丈,信心满满,并成为国内知名的页游与手游双核并举的复合型游戏厂商。

多年来,高杠杆激进并购带来的巨额债务后遗症,,并未消除,仍在持续吞噬这家游戏公司盈利基础。2019年度,天神娱乐巨亏11亿多。

2月28日晚间,天神娱乐公告中披露了2019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23亿元,同比下降49.10%;实现营业利润-10.88亿元,同比上升79.6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51亿元,同比上升83.91%。

由于出现连续两年亏损情形,依今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新证券法,天神娱乐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顺带提一提,在2018年,天神娱乐曾对旗下成员企业雷尚科技、妙趣横生、幻想悦游、合润传媒、一花科技计提商誉减值损失,这几家公司商誉减值金额合计达40.07亿元。

难道,几年前和“股神”巴菲特共餐,是老爷子“点拨”错了,抑或是朱大老板将老爷子的“点拨”当作耳边风,听不进去?

公允地说,在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圈内,“女强人”汪静波掌舵的诺亚财富还不错的,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

诺亚控股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静波,1972年出生于四川成都,她于2005年8月带领创始团队独立运作诺亚财富,五年后的2010年11月10日成功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这也是中国内地首家上市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

汪静波生在四川成都的一个音乐世家,父母和她的姐姐都从事音乐,可她却没有这个天赋,偏偏五音不全。和“川妹子”那种外向、泼辣个性相比,不少人说她更像张爱玲笔下的上海女人。诺亚总部在上海杨浦,由老厂房改造而来的一栋七层小楼。

三年前走进湖畔大学,作为第三届学员,作为中国富豪的“女管家”、诺亚财富创始人的汪静波,当时她说“诺亚仍是创业公司”,学习没有终点。

“金融,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职业,很高兴自己选择了这样一个行业。”对自己的员工,汪静波如是说。事实上,创业之前,她和同为著名投资人的丈夫都是想做“打工皇帝”。早年,汪静波是一家公司的总会计师,后来才加入湘财证券,期间,也就是2003年,汪静波创办了中国证券公司第一个私人金融总部。

汪静波有个演讲,题目叫“安坐于不安之上”,我想,她这7个字已说得很形象了,在动荡的环境中寻找财富的安全感。

此前有预测称,至2020年,中国私人财富管理市场将达到220多万亿元的规模。在这个典型的利基市场里,谁也不想与这场盛宴擦肩而过。除了传统银行外,近年来,各种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纷纷地冒出来,连一些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也对外宣称开展这方面的业务,涌入这一行业。

当然了,在私人银行及财富管理业务需求日趋旺盛之时,但机构服务无序化的问题仍是相当突出的问题。比如,不少机构挂着“家族办公室”名号,照道理应把它看作家族财富管理机构,可他们提供的服务,却是“老酒装新瓶”,与之前的一些投资管理业务并无两样。

又比如,当越来越多机构涌入第三方财富管理这一行业,从业者的水平参差不齐也是一个大问题。市场上没有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评价基准,那些机构雇佣的员工,哪些算是真正有能力的人才,哪些所谓的“专家”,是真正专业行家而非“砖家”,没有一个标准。

监管,更是个大问题。由于国内不完善的金融市场和运作制度,加上与行业相关的组织体系改革滞后,形成了多头管理却最终没有一头的尴尬局面。近几年来,各种形形色色的理财产品持续的刚性兑付、以及互联网金融平台上P2P、众筹等跑路潮频发,除了金融征信环节存在严重缺失外,更与相关金融监管的严重滞后有关。

3月11日,“诺亚财富”旗下的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创世神娱基金相关情况的严正声明》。

声明称,创世神娱系列私募基金成立于2017年2月。按照基金合同规定,该契约型基金认购股权类基金深圳泰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深圳泰悦”)优先级份额,定向投资于深圳口袋科技有限公司(“口袋科技”)51%的股权。截止目前该基金共分配6次,已分配金额占实缴出资的比例约为25.09%。

声明表示,按照基金合同约定,基金存续投资期限为基金成立日至实际全部退出深圳泰悦投资之日。后因底层资产口袋科技遭遇风险、主营业务受挫,公司依据基金合同和底层基金安排,对基金存续期限做相应延长两年的安排,并已向投资者公告披露。

“根据基金《合伙权益回购及差额补足协议》约定,合作方大连天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天神娱乐”)对基金持有的合伙企业的合伙权益承担回购义务,并对基金在合伙企业层面的分配金额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天神娱乐的实际控制人朱晔对天神娱乐的上述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芜湖歌斐资产管理在声明中称:“基金2018年5月遭遇风险后,公司立即采取积极行动,在基金尚未到期前已代表基金向项目回购方和担保方提起法律仲裁,并冻结了上市公司天神娱乐旗下核心子公司股权和基金份额,其中7家子公司均为首封,并于2019年10月获得裁决结论。目前已经提起执行流程,正在尽快促使核心资产变现。”

声明表示,“未来公司将继续勤勉尽责,竭力将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的基金资产追缴流程推进到执行阶段,并积极对接外部商业资源,争取资产最大程度变现。”

据《界面》、中基协官网,创世神娱系列私募基金管理人为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招商证券为托管机构。“该产品定向投资于深圳‘口袋科技’51%的股权。交易对手天神娱乐因触发回购条款而遭歌斐资产起诉,随后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天神娱乐支付芜湖歌斐回购款约9亿元。”

界面新闻报道中提及,“投资人最关心的莫过于,作为管理人的歌斐资产在官司胜诉后,能否要回9亿元投资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