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箭科技去年营收比应收账款少一截 毛利率还超同行?

发布时间:2020-04-05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27日讯 今日,天箭科技(002977.SZ)巨量换手,打开涨停,盘中再次涨停,该股此前连续8个交易日涨停。截至今日收盘,天箭科技报92.54元,涨幅10.00%,成交额7.02亿元,换手率43.03%。

天箭科技于2020年3月17日登陆深交所中小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1790万股,发行价格为29.98元/股,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证券。天箭科技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楼继勇,持有公司48.04%的股权。楼继勇为中国国籍,无境外居留权。

天箭科技全称为成都天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高波段、大功率固态微波前端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的研发生产以军品为核心,产品主要应用于雷达精确制导、其它雷达应用、卫星通信及电子对抗等领域,有效提高了如主动雷达导引头、卫星通信、电子对抗等相关设备的性能。

天箭科技此次募集资金总额为5.37亿元,募集资金净额为4.80亿元,募集资金到位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下列项目的投资建设:

1.微波前端产业化基地建设项目,项目投资金额3.20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金额3.20亿元;2.研发中心建设项目,项目投资金额6000.00万元,拟使用募集资金金额6000.00万元;3.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投资金额1.00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金额1.00亿元。

天箭科技分别于2018年9月29日、2019年4月3日、2020年3月3日发布招股书,2019年、2020年招股书中拟募集资金金额较2018年增加了2000.00万元。

2018年招股书中,公司拟募集资金金额为4.60亿元,其中,8000.00万元补充流动资金,2019年、2020年该募投项目所需募资均为1.00亿元。

天箭科技此次发行费用总额为5664.20万元,其中,中信建投证券获得保荐及承销费用4236.05万元,立信中联会计师事务所获得审计及验资费用530.00万元,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获得律师费用470.00万元。

2015年至2019年,天箭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9436.01万元、1.51亿元、1.75亿元、2.76亿元、2.77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5093.02万元、8660.33万元、1.29亿元、1.71亿元、1.47亿元。

2015年至2019年,天箭科技净利润分别为1889.60万元、5598.05万元、5549.80万元、9955.50万元、9607.65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42.98万元、731.80万元、4683.12万元、6059.64万元、-274.11万元。

2015年至2019年,天箭科技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5707.20万元、1.09亿元、1.47亿元、2.41亿元、3.4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0.48%、72.08%、83.97%、87.01%、123.29%。

2015年至2019年,天箭科技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5382.59万元、1.03亿元、1.39亿元、2.28亿元、3.20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23.06%、35.05%、37.04%、49.53%、56.08%;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90次、1.82次、1.37次、1.43次、0.95次。

证监会反馈意见要求天箭科技说明应收账款的增长幅度高于收入的增长幅度是否由于放宽信用政策、应收账款周转率持续下降的原因和合理性等问题。

据金融投资报,有质疑认为天箭科技挽留吸引大客户的“优势”是采用大比例赊账交易。公司为挽留客户公司采取了大比例赊销的方式。然而赊销存在明显的不确定性和多变性,增大了应收账款的风险。虽然对收入会有正面推动作用,但不健康的销售方式对公司长远来说并不是好事。

2015年至2019年,天箭科技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8075.02万元、9133.57万元、7161.22万元、6771.40万元、4067.27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36.41%、32.05%、19.54%、15.50%、7.98%。

天箭科技毛利率高于行业均值。2015年至2019年,天箭科技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2.82%、50.21%、55.08%、48.50%、52.74%;同期行业均值分别为42.37%、47.40%、44.92%、42.33%、41.69%。

发审委审核结果要求公司结合产品定位、产品结构、审价情况、业务模式、销售单价和单位成本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差异,说明发行人和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等问题。

证监会反馈意见要求公司说明产品类型、业务模式、销售单价和单位成本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差异详细分析发行人和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差异的原因,并要求保荐机构和发行人申报会计师对发行人毛利率及其变动、与同行业之间的差异及合理性进行核查,对发行人是否具有持续盈利能力进行核查。

2015年、2016年,天箭科技与关联方频繁资金拆借,其中,合计流入公司金额分别为4800.00万元、4940.64万元,合计流出公司金额分别为5200.00万元、4540.64万元。

发审委审核结果要求公司说明报告期内频繁发生资金拆借的原因,整改措施及落实情况,相关内控制度是否健全并有效执行等问题。证监会反馈意见也要求公司说明报告期内频繁发生资金拆借的原因,拆借行为是否合法,是否履行了必要的程序,是否支付利息,南充市科德电子有限责任公司实际从事的业务,与发行人业务有何关联等问题。

天箭科技客户集中。2015年至2019年,天箭科技向前五大客户军品销售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29%、99.80%、93.19%、94.21%、90.71%。

发审委审核结果显示,天箭科技报告期内以军品业务为主,客户集中度较高,要去公司说明客户和产品集中度较高是否和同行业可比公司保持一致,是否存在对军方客户的重大依赖等问题。证监会反馈意见也要求天箭科技说明报告期各期按军、民品分类的前五大客户的名称、收入金额及占比、交易内容以及客户的基本情况、主要销售产品等问题。

天箭科技生产经营场所遭查封。招股书显示,公司生产、研发和办公的场所为租赁取得,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高新科技孵化园9号楼B座和C座,面积4205平方米,该等房产租赁期限为2011年10月20日至2021年10月19日。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等租赁房产被多家法院查封,且租赁房屋被设定抵押。

证监会反馈意见还显示,2017年12月,天箭科技新增三个股东禾兴创达、嘉华合达、科源天创。证监会反馈意见要求公司说明新股东与发行人其他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本次发行中介机构负责人及其签字人员是否存在亲属关系、关联关系、委托持股、信托持股或其他利益输送安排,新股东是否具备法律、法规规定的股东资格等问题。

据股市动态分析周刊,天箭科技的前身为成都鼎天微电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初始股东为伍文英、陈亚平、刘颖强、张孝诚、梅宏、鼎天软件有限公司、四川省国际经济科技发展促进会。在2005年到2017年之间,成都鼎天微电先后进行了2次增资、6次股权转让,并进行了更名,公司整体变更设立股份公司,股东变为楼继勇、陈镭、梅宏。公司实控人也由伍文英变为楼继勇,且公司前身成都鼎天微电最初的原始股东到2017年仅剩梅宏。公司股东如此“大换血”并不常见,这一现象让人倍感蹊跷,公司在招股书中也未披露原始股东大规模退出的原因。那么,公司目前的股东楼继勇和陈镭与原始股东梅宏之间是否存在特殊关系,才能在原始股东退出之后顺利“上位”?

另外,天箭科技在2017年之前的股权转让和增资均以1元/注册资本作价,但2017年8月梅宏将其130.00万元出资额(占注册资本的13.00%)转让予陈镭,转让价格为20元/注册资本。而在2017年12月公司决议注册资本由5000.00万元增至5360.00万元,分别由禾兴创达以551.2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137.80万元,嘉华合达以462.8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115.70万元,科源天创以426.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106.50万元,超出部分均计入公司资本公积,增资价格为4元/注册资本。天箭科技在同一年中的股权转让价格为增资价格的5倍,那么公司每1注册资本价格到底是20元合理还是4元合理?若20元为合理价格,那岂不是赤裸裸的对增资单位进行利益输送?若4元为合理价位,那么梅宏和陈镭之间不合理的转让价格背后是否还有其他抽屉协议?

类似的股权转让“迷雾”还远不止此。原公司在2009年6月9日股东会上,同意楼继勇将其持有的35.00万元出资额转让予四川省国际经济科技发展促进会。而在2012年1月5日股東会上,公司又同意四川省国际经济科技发展促进会将其持有的50.00万元出资额转让予楼继勇。公司股权在这两者之间一来一往又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