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两个著名的倒霉蛋,投降不成反被送回,背后原因引人深思

发布时间:2020-04-22

中唐时期,当时的唐朝饱受藩镇叛乱之苦,早已经不复昔日的强盛,而西边的吐蕃则是如日中天,经常借机挑衅,攻打唐朝。

在四川和吐蕃之间,有一座维州城(今四川理县东北),该城是长安的藩篱,是控制四川进入西北山区的关隘,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吐蕃用计攻下以后,唐朝数次兴兵抢夺都没有成功。围绕着维州发生过多次大型战役,最有名的就是公元801年唐朝剑南节度使韦皋破吐蕃的维州之战,这也是中晚唐时期军事上少有的辉煌时刻。

当时吐蕃大举入侵唐朝,接连攻克麟州等战略要地,兵逼长安。而韦皋清楚地知道维州对于吐蕃的重要性,采取围魏救赵之法,率领步骑两万,兵分九路经四川杀入吐蕃境内,围困维州城,凭借一手以逸待劳的围点打援之策,消灭了大量前来增援的吐蕃援军,成为了本次战役的关键胜负手。从这里就不难看出维州乃是解决吐蕃问题的命脉所在,关系着中原政权的安危。

公元831年,也就是维州之战30年后,时任剑南节度使的李德裕摊上了一个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维州守将悉怛谋要投降!他孤身来到成都拜见了李德裕,随身还带着一份超级大礼,维州地图、册簿、军符和印信。这是要举城归附啊。几十年来数代人都没能够完成的收复维州的伟业,居然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的送上门来,李德裕喜不自胜。

他急忙上奏唐文宗,文宗听到后也是欣喜难抑,在紫宸殿召集百官商议维州回归后如何治理等大事。李德裕在朝中有个死对头,就是宰相牛僧孺,看到老冤家立了这么大功劳,心中很不是滋味。趁机上奏皇帝到:我大唐威震四海,以信义立国,如果接纳他国叛将,那就是动摇了我立国之根本,遗患无穷。徒弃诚信,有害无利。此匹夫所不为,況天子乎!

一番话居然说动了唐文宗,竟下令让李德裕归还维州,并且将悉怛谋等归唐人员一并送还,最后所有人都被吐蕃所杀,怎一个惨字了得。

上以为然,诏德裕以其城归吐蕃,执悉怛及所与偕來者悉归之。吐蕃尽誅之于境上,极其残酷。

这就是有名的牛李维州之辩,从此再也没有人敢举族来附,正如李德裕所说,绝忠款之路,快凶虐之情,从古已来,未有此事。

其实后来唐朝高层认识到了当初的错误,还给悉怛谋追封了个官,虽然没什么用,但毕竟表明了态度,含蓄地认了错。

按说从此以后应该长记性了,不会再犯类似错误才对。可没想到,才200年后,历史再次重演,过程还极为相似。

我们知道北宋时期,并存的政权还有北方的辽和西北的西夏。西夏面积不大,国力和宋朝也有明显差距,因此一直是执臣子之礼,自称为臣的。但是到了第三代国主李元昊手里,一切都变了。

李元昊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对爷爷李继迁和父亲李德明的外交政策很是不满,他认为宋朝主庸民弱,西夏人不应当继续俯首称臣,于是干脆自立为帝,造反了!

自澶渊之盟后几十年没打过仗的宋朝战斗力确实退化不少,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综合国力还是非西夏可比。因此西夏国内部很多人是不愿意跟着李元昊瞎折腾的,比如他的叔叔嵬名山遇就认为造反是找死,是胁迫全族人成全李元昊个人野心的行为,因此坚决反对,他带着全家逃到了宋朝,可是万万没想到,宋朝延州知州郭劝压根不稀罕,想也不想就把嵬名山遇抓起来遣返回国,结果嵬名山遇全家在边境被射杀,这让西夏人看清了叛徒的下场,也看透了宋朝的昏庸。

要知道,嵬名山遇身为西夏高层,对于西夏地形地势,兵力部署,弱点和破绽了如指掌,这就是一个价值无法估量的活地图。宋朝多年对西夏的无视使得所掌握有利用价值的情报少之又少,开战之初边防将领甚至认为西夏只有区区三两万军队。殊不知,这时的李元昊都已经带着二十万大军朝宋朝直扑而来了。

最终,宋朝为自己的狂妄自大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三川口,好水川等战一败再败,损兵折将。最终丧失了扫平西夏的最佳时机,无奈看着西夏坐大,成为边防大患。

世界各大文明之中,只有中华文明有“胜之不武”一说。我不光要赢,更要赢得漂亮,赢得体面,赢得让你无话可说。里子和面子我全都要,如果要不到面子,那么里子我也宁愿放弃。比如白送的维州原封不动奉还,就是这种心态的典型体现。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五千年生生不息的文明,使得中华民族的智慧谋略冠绝全球。先人流传下来的兵书数不胜数,可是不管是《孙子兵法》还是《三十六计》,讲究的都是智商的压制,而不是道德的沦丧。“兵者、诡道也”,这个诡道是虚虚实实、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是要在智商上将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至于那些下作的手段,不叫诡道,而叫邪魔外道,那是被正派人士唾弃和不齿的。

西夏军队中有一只特殊的部队叫做“撞令郎”,由一些投降者组成,战斗中冲在队伍的最前方当人肉盾牌吸引火力。日本侵华期间不顾国际公约大肆投放毒气弹,搞臭名昭著的七三一实验。可是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却很难找到类似的不人道手段。

金庸小说中有个著名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过那是姑苏慕容氏的看家本领,而慕容氏可是鲜卑族的后代。中国传统功夫中最多也不过是太极的借力打力,区别显而易见,一个是用你的手段对付你,一个是把你的手段还给你,你细品一下,这其中差的就是一个中国的传统道德观念。

然而,在残酷的战争中,严格的恪守道德底线究竟是否正确呢?面对一场不道德的侵略战争,却要用道德的手段去应对,其实是对自己人的不道德,很难说是品德高尚还是助纣为虐。

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开始,儒家的仁义礼智信思想就贯穿了每个中国人的一生。何为义?忠君爱国即为义!

我们可以原谅对手,原谅敌人,却很少原谅背叛者,即使他曾经有过大功。汉朝名将李陵,一生立功无数,血战匈奴被围,弹尽粮绝被俘投降。汉武帝二话不说夷灭其三族,连帮他说话的太史公都被处以宫刑。

不难看出,中华文明中,对忠义有着近乎偏执的推崇,这就是所谓得“大节”,一个人可以小节有过,但一定不能大节有亏,那是一辈子都很难得到原谅的。也正因为此,秦桧才会在死后还要跪在岳飞墓前数千年,炸成油条被一天吃个无数次;而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关公才会被尊为武圣受到世世代代的祭拜。

不过,过分的强调忠义毕竟是封建王朝为了维护统治的需要,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思想的成熟,我们要更多的学会用辩证观点分析人和事,对于有些历史人物,需要重新的看待和审视,这个世界并非非黑即白,有些事也并非非对即错,用理性的眼光看历史,才是对待世界的正确打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