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不完全的照片和两段不全面的新闻

发布时间:2020-04-23

但凡谈到新闻伦理,一张照片总会被提到。那就是《秃鹫与小女孩》(The vulture and the little girl),大家更熟悉的名字是《饥饿的苏丹》。太多人纠结于摄影师应不应该救人了。

在《摄影笔记》的摄影理论中最为重要的就是照片是一个传达信息的载体,最重要的其实是你的要传达的内容。

在这张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画面的主体其实由两个元素组成。一个是趴在地上的小女孩,另一个是一只秃鹫。

其中小女孩的状态我们分两层说,一个就是皮包骨。太瘦了,一看就是饥饿严重的感觉。所以摄影师卡特可以说找到了一个很好的主体——当然,在饥饿的苏丹,这样的主体并不难找。另外一层就是,小女孩趴在地上,这个让人看着很难过。仿佛马上就要饿死了。

画面另一个主体——秃鹫正在虎视眈眈地看着,仿佛随时等待着小女孩死掉,然后吃掉她。

当时凯文·卡特是随着送救济的直升机到的那里。只有30分钟的拍摄时间,不可能远离直升机。他将这很短的时间的大部分都留给了这张照片。其实小女孩的妈妈正在领救济。小女孩手上的手环也表示她并不是没人管。

摄影师并没有选择拍摄这些,因为要表现苏丹的苦难,卡特的取景选择更加符合要表达的主题。

我认为他在拍摄的时候有着足够的思考,以及耐心。所以拍摄下来这样一张震撼人心的照片。

随后他赶走了秃鹫,并给小女孩留下了一些食物和水。另一个说法就是他不一定给小女孩留下了什么但是也说了他赶走了秃鹫。

后来这张照片传遍了世界,并且给战乱和饥荒中的苏丹难民赢得了更多的援助。这张照片获得了普利策新闻特写摄影奖。

不久之后,摄影师凯文·卡特自杀了。然后就有了一个说法,因为凯文·卡特拍摄之后,并不知道小女孩后来到底活下来没有,也说不清下落。所以很多人指责他为什么不施以援手。在指责的声音中,卡特极度自责,最终自杀。

卡特在获奖之后,对于这个奖项是非常开心的。同时上面也说了他的创作环境,小女孩并非无人照顾。也就是说,等她妈妈领完救助,就会把小女孩带回难民营。具体后来的结果,其实也反映了但是苏丹难民的真实情况。至少在摄影师在的时候,小女孩不会因为无人看管被秃鹫吃掉。

而作为摄影师,他已经将苏丹的苦难展现给了世界。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而且完成的还不错。

不过当时的一些报道也确实故意隐去了其实小女孩是有人照顾,并且摄影师说明了当时的情况。以此来渲染一下“摄影师是踩着小女孩尸体获得的奖”这样一个很能引起话题的说法。

再后来,《世界报》曾经走访过这个村子,找到了小女孩的家人。才知道这个小女孩其实是个男孩子,叫孔·尼翁,他在那次饥荒中活了下来,并且长大成人,多年后死于热病。

卡特在拍摄的时候,也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工作是将这里的情况更好地传达给世界,这是他能做的最大的帮助。而不管是后来他赶走秃鹫,还是他非常难过想要抱抱自己的女儿,在树下恸哭,都说明了其实卡特是一个很有同情心的摄影师。

如果一个读者能够完整掌握这样的信息,压根不会考虑这张照片到底是不是符合伦理——拍照还是救人。

所以也有了摄影师因为自责而自杀的说法。这种说法其实也是一个不全面的报道,同样是为了引发讨论。

其实后来凯文·卡特遇到了很多事。负面的一些舆论会占一定的比例。但是比如好朋友被枪杀,比如遇到了严重的经济问题,才是主要的问题。而拍摄任务结束后丢失了胶卷让这一系列的负面情绪爆发了,最终让他选择了自杀。

1994年7月27日,凯文·卡特把一截花园用软管固定在排气管上,又从车窗送进车内,然后他启动了车子……约翰内斯堡警方稍后发现凯文·卡特的尸体,证实他用一氧化碳自杀身亡。警方在凯文·卡特身上发现遗书,上面写着 I am depssed ... without phone ... money for rent ... money for child support ... money for debts ... money!!! ... I am haunted by the vivid memories of killings and corpses and anger and pain ... of starving or wounded children, of trigger-happy madmen, often police, of killer executioners ... I have gone to join Ken if I am that lucky.

(“真难过……没有电话……用来租房的钱……用来抚养子女的钱……用来还债的钱……钱!!!……我心里萦绕着那些对死亡、尸体、愤怒和痛苦的记忆……那些饿死或是受伤的儿童,疯子,比如警察,屠夫……如果我有那么幸运的话,我将随肯而去。”)

如果说凯文·卡特并没有将他拍摄这张照片时真实的场景信息都拍摄进去是为了更好表达他要传达的主题,而这个主题是为了表现苏丹难民的苦难,让更多人来关注这里。

那么,估计不报道凯文·卡特拍摄的真实环境,而引发摄影师是否应该踩在小女孩尸体上去获奖的讨论才是媒体的一种恶的表现。

我常说的,摄影并不能给你真相,同样的,文字也不能。一切的信息载体都不能给你绝对的真相。这些只能传达给你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

所以一个作者,一个摄影师到底表达了什么,要看他到底站在了什么立场。《摄影笔记》最后的一段话是让大家通过摄影去传达爱与善良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