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家地产欠薪风波背后:盲目扩张与投资失利

发布时间:2020-05-14

随着疫情退去,诸多公司相继复工,这也包括房地产中介行业。自武汉解封以来,武汉市共有2128家房产中介机构获批开门营业,约占总数的50%,不少中介机构在采取严格疫情防控措施前提下,实现了二手房业务网上复工复产。

4月25日上午,中国房地产报(微信ID:china-crb)记者接到报料:因吉家地产拖欠旗下2000多位员工工资和佣金提成,一直无法解决,不得已员工们自发建立“吉家员工维权群”,于4月27日到公司总部讨薪。

就在记者接到报料的同一天(4月25日),一篇名为《武汉市吉家地产拖欠员工薪资,至今无法复工》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传开,内容与爆料者反映的问题相同:自4月8日武汉正式解封后,武汉市吉家地产一直没有发布复工通知。且先前允诺应发的1月、2月、3月工资迟迟未发放。文章中还提到,吉家2000多名员工在苦苦等待过程中,却收到了一则没有明确薪资发放时间的通知。

吉家地产在武汉市属于规模最大的房地产中介公司之一,目前开设分支机构逾144家,旗下经纪人从业人数2000多名。为何突然出现危机?一位接近吉家地产的人士表示它主要有三方面问题:一是盲目扩张,二是投资失利,三是高层变动。

针对员工讨薪一事,4月30日下午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联系上了吉家地产副总经理、董事长助理栗广飞,他表示,“吉家确实面临一些现金流问题,目前是由当代弘民派了一些管理人员接管工作,且会带入资金解决员工薪资问题,5月9日会给员工代表一个明确说法 。”

4月27日,许多员工赶往了吉家地产总部——当代光谷梦工厂,希望管理层能够拿出一个明确解决方案。

他们提出三个诉求:一是结清拖欠工资、提成和其他应发项;二是补齐社保、医保和公积金缴存金额;三是明确公司复工时间,或者合理赔偿要解除劳动合同的员工。

对于上述要求,吉家地产方面称,新接手的高管正在摸盘公司财务状况、经营状况以及拖欠员工薪资具体金额 ,现在已经安排相关职能部门进行核算,将先后在5月9日和15日之前解决普通员工及总监级别以上员工的1月薪资问题,2-3月薪资则按照政府要求给予员工保底薪资。同时约定5月9日再与员工代表进行面谈。

早在半个月前的4月15日,吉家地产发布了《关于工资发放的相关问题的通知》。通知称,因疫情影响,吉家地产近几个月未正常营业,无任何经济收入,现公司资金困难,无法正常发放薪资,目前公司正在多方筹集资金,将分批次为大家发放薪资,望大家理解,共克时艰。

4月26日,吉家地产重新发布了《关于员工薪资有关事宜的通知》,明确了将在8月15日前发放员工1月份薪资及疫情期间相关补帖。

吉家地产员工张伟告诉记者,该公司从今年1月份开始一直拖拖欠员工工资和佣金提成。据他了解,部分分公司员工甚至从去年11月份就没有领过薪水。

“这部分员工应该没有重新签署合同。”张伟解释说,去年11月吉家地产由原武汉市吉家地产注册为武汉吉家明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后又分别注册成了3家分公司:武汉吉家正念(二手房直营)、武汉吉家和诚(新房事业部)、武汉吉家聚信(加盟体系)。由于公司发生变更,吉家地产要求我们先解除劳动合同再重新签订新的劳动合同。按照吉家地产规定,员工工资都是次月10至15日期间发放,但是去年11月工资一直拖到了当月20日,理由是不重新签合同就不发工资。

说到劳动合同张伟有些激动,他告诉记者,“公司现在有部分员工已经复工上班,听复工同事说4月28日晚公司口头通知会在5月份结清员工薪资,但有一个前提是要重新签订一份新的第三方劳务派遣协议,这意味着用人单位既不是吉家地产也不是母公司武汉当代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当代’)。”

张伟表示,“公司这是想把我们和吉家地产、武汉当代完全剥离,这样就不会影响它们的声誉。这种频繁变更劳务关系的动作甚至可能是一个陷阱,去年新签的劳动合同可以将我们的工龄作废,这次新合同直接是把我们当作第三方派遣过来上班的人。”

张伟强调说:“除了不发工资、拖欠提成,更可气的是公司停缴了我们的医保、社保和公积金。后来咨询了相关工作人员才知道,如果5月10日之前不补齐就会出现断缴情况,如果医保停缴超过3个月,住院报销会受到影响。公积金停缴会对买房造成影响。”

据张伟透露,在吉家地产在职员工中,普通营销线员工是没有五险一金,业务线店长以上管理层可以申请缴纳社保,公积金如果申请还得自己全额缴纳;后台文职人员有最低标准的社保公积金。

员工五险一金不完善只是吉家地产在劳务保障方面存在的一个问题,对于员工的佣金体系和签订的劳动合同同样饱受诟病。

就职于武汉某大型房企的彭力向记者介绍:“一般正规的代理公司或者中介除了劳动合同之外还会签一个佣金协议,盖章的协议与劳动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吉家地产并没有跟员工签订佣金协议。”张伟无奈表示,佣金体系一直是公司说了算,员工没有决定权和参与权。

对于员工诉求,栗广飞回应说:“4月27日当天公司已经与员工代表做了面对面交流,并表示会在5月9日给予明确回复 。”

在与记者的电话连线中,栗广飞强调目前公司管理层正在解决薪资问题,并坦言“吉家确实面临一些现金流问题,目前是由当代弘民派了一些管理人员接管工作,且会带入资金解决员工薪资问题。接管的第一步,就需要摸盘公司财务状况、经营状况以及所欠员工薪资的具体金额 ,并一一进行核定。接管时间从4月18日开始,现在已经安排相关职能部门进行核算,5月9日会给员工代表一个明确说法 。”

针对4月26日公司通知中关于发放薪资和补贴的期限,栗广飞解释说:“公司明确的是5月15日完成薪资核定,不晚于8月15日全部结算,而不是统一在8月15日进行结算。在这一点上员工或许产生了一定误解。”

栗广飞进一步说:“目前我们也在查阅吉家整个薪酬体系,原来制度规定之内的款项不会推翻;规定之外的款项如果员工有诉求,对于新接管团队而言也没无法接受,希望员工能够理解。”他表示,在全部核定后公司会做统一处理,不会影响员工社保以及公积金缴纳。

对于明确复工问题,栗广飞表示,关于一、二、三类企业复工武汉市有明文规定,三类企业目前仍处在逐步分配复工状态,不是全员复工。新团队接管之后一直在研究复工问题,但具体方案还没出来,5月9日会跟员工代表做一个明确答复。

对于公司要求员工再次重新签署一份第三方劳务派遣合同问题,栗广飞表示目前该方案还在研究中。

天眼查显示,武汉吉家房地产经纪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家地产”)于2010年8月正式创立,注册资金为4000万元;是一家以房地产经纪业务为核心,同时涉足房地产咨询服务、房地产项目营销策划等多领域的综合性房地产服务企业。在武汉,吉家地产在房地产经纪行业市场占有率位居前列,目前开设分支机构逾144家,旗下经纪人从业人数2000多名。并多次获得武汉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颁发的“武汉市诚信房地产经纪机构““最具价值经纪公司”等称号。

作为武汉市规模最大的房地产中介公司之一的吉家地产为何会出现如此问题?栗广飞表示这是由于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导致,具体原因涉及公司机密不便告知。

吉家地产一位区域总监向记者透露,公司在2018年之前一直发展良好,有着较为充沛的现金流,转折点发生在2018年。这一年,公司在原总经理涂瑞林带领下开始向全国范围内布局,设立城市公司,开直营店,占用了大量资金。“打个比方,我们在安徽合肥开了25家直营店,一家店从开起来到运营的成本在20万—30万元;短时间内,大部分直营店都无法做到收支平衡,多靠武汉总公司输血。”

上述吉家地产区域总监表示,由于公司大幅扩张导致公司管理人员和一线员工人手不足,便从链家等中介公司引进人才,这也花费了公司大笔资金。

此外,该区域总监还强调,资金链断裂最为关键的是公司投资失利。“二手房交易业务在公司营收中所占比例并不大,主要还是靠商业地产等投资业务拉动,门店只是基础和入口。比如2019年公司盘下的几个商业项目还没有完全卖出,这是公司资金紧张重要因素之一。”

武汉另一家头部二手房中介总经理也告诉记者,吉家地产投资失利并非新闻,“他们投资的吉家江寓在市场上反响并不理想。”

或许正是由于涂瑞林战略失误才导致母公司武汉当代宣布由傅世亮接任总经理,但由于傅世亮此前并没有二手房市场工作经验,他也未能带领武汉吉家走出危机。

2020年4月,傅世亮辞职使武汉吉家再次陷入旋涡。傅世亮离职后,由他从重庆链家聘请的副总经理谢海云也失联了。“所有账目都在谢海云手上,需要找到谢海云要到账目核对后才能再谈其他事恶性肿瘤。”在4月27日维权会上吉家地产方面告诉公司员工。

4月18日,武汉吉家地产迎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巨大变动,武汉当代对内发布了《关于丁中淇职务任免的决定》:根据公司战略发展需要,经公司总经理办公会研究决定,任命丁中淇担任武汉吉家房地产经纪服务有限公司、武汉吉家明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武汉中房科瑞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

接踵而来的人事变动从总裁、董事、总经理、财务,悉数换尽,但摆在吉家地产面前的危机与投资失利却依然未能解决,维权员工则在等待着最终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