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的排序 互联网文明和平台经济治理

发布时间:2020-12-16

  观滴水可知沧海,观乌镇可知互联世界。

  11月23日,以“数字赋能 共创未来——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发展论坛”,在浙江乌镇开幕,各国各企业齐聚古城,共话互联网最新发展趋势和前沿技术动态。

  特殊之年的互联网世界大会,因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而变得格外不同,也因近来热议的平台经济监管而备受瞩目。

  果不其然,在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贺信中,肯定互联网在抗击疫情的巨大价值和强调共享数字革命的历史机遇成为最大的亮点。

  互联网在抗疫中的价值自不待言。

  疫情期间,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设的“云直播”“云监工”,全国推行的“健康码”,远程医疗、在线教育、协同办公等的广泛运用……在互联网的支撑下,社会运行得到全面保障,经济迅速企稳回暖,复工复产得到有效支撑。互联网犹如一道光,点亮了人们的美好生活,也点燃了经济发展的引擎。

  但对于一些平台企业而言,对于“共享数字革命的历史机遇”这句话可能又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而这都起源于一纸征求意见稿。11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公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 (征求意见稿)》。在这份杀伤力极大的“反垄断意见稿”中,对人们大量反映的“二选一”、“大数据杀熟”、“搭售”等行为进行了更加详细的界定,其最大看点是对于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予以规制。

  此前,市场监管总局已经密集公布了《经营者集中审查暂行规定》《规范促销行为暂行规定》《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等文件,加强对互联网平台的审查。

  受此影响,当日在港股上市的阿里、美团、京东、小米等科技公司股票都有不同程度的跌幅,市值降低超过4000亿元。

  在这些企业之中,很多人将目光投向了高管被约谈和被要求暂缓上市的阿里。市场更多关注所指也扩散到了互联网“掠夺还是共赢”等核心问题上。

  对此,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张勇也给予了正面回应。

  在当天的主论坛上,张勇首先表态“监管层的政策和法规是及时且必要的”。

  在演讲中,张勇表示在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诞生出的互联网公司和平台企业,“得益于政府鼓励发展和创新的各种政策”。而在公司发展过程中,“需要有与时俱进的政策和法规来进行管理”。

  正如我们寻求各种问题的方案,最后总会寄希望于互联网的新技术和新平台一样。对于互联网可能产生的问题,方案也同样还在互联网自身。

  这同时也要求我们从回归互联网的本质和初心去审视,从构建可持续的数字世界去构建,从文明和进步的维度互联网去发展。而本文或许能帮助你更好的去认识互联网和理解这些观点。

  1

  互联网作为文明的初心是什么

  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的发展为标志,互联网正迎来它的第二波发展高潮。正如农业技术推动了农业文明的形成,工业技术推动了工业文明的形成一样,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和发展也正推动着人类社会进入到一个新的文明形态,即互联网文明时代。

  文明是什么?一般而言,是指人类所创造的财富(包括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是在一定技术支撑下人类所形成的相对固定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的积淀和总称,也是社会演进到较高阶段表现出来的状态。

  那么什么是互联网文明?我们认为,互联网文明是人类通过运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及大数据等现代科技所取得的物质与精神成果的总和,进而对人类的生活方式、思维模式、行为方式,乃至产业转型、商业变革和社会发展产生革命性影响的文明形态。

  回顾历史不难发现,文明的进步与生产力的发展往往互相促进、互为因果、紧密相连。但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思维模式、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无论是在商业、还是在政治以及社会的应用和表征上都暴露出了一些问题,如网络造谣传谣、侵犯他人隐私、侵犯知识产权、电商服务欺诈、网络游戏的误导等日渐显现,可以说是泥沙俱下,有待净化。

  在这里,我们可以从政府、商业和社会三个层面来看看:

  首先,从政府角度来看,作为互联网文明的监管者和文化建设规制者,不同国家之间仍存在利用互联网工具或制造信息鸿沟、加大南北差距,大打信息战和间谍战、干涉别国信息安全和内政等现象。

  如美国的棱镜门事件,美国利用其互联网强势地位入侵他国电脑系统的行径遭到了各国的声讨,也使其陷入了“全球偷窥者”的尬尴境地,同时还很可能由此在全球范围掀起网络安全的“军备竞赛”。而这对互联网文明在全球推进科技共享和价值观重塑将造成很大的伤害。

  其次,从商业角度来看,互联网技术的迅速发展,尽管加速了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的重构,但同时也造成离开商业本质谈商业发展,不利于产业间、行业间和企业间的和谐共赢和可持续健康发展。

  与此同时,互联网技术在前所未有地提升生产效率、加快产品迭代、满足用户需求、提升用户体验的过程中,著作权和知识产权等文明成果无法保障、大数据非法买卖、交易信息不对称、个人隐私泄露、资金安全隐患、虚假宣传、商业诈骗、产品质量问题及消费者退货索赔难等现象也不断增多,企业品牌形象与市场信用环境都遭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挑战和质疑。

  最后,从社会层面来看,互联网高效、透明、开放、对等的特点,在全球范围内使知识、技术、理念和新闻的即时传播和交互成为可能,这种可能让公众参与意识逐渐增强、表达渠道日益增多、需求也日益多元,人们可以肆无忌惮地汲取着需要的一切。但同样也为窃取个人隐私、网络低俗内容的快速传播提供了技术手段,乃至为非理性舆论引发群体性或爆发性事件留下了隐患。

  此外,尽管互联网开放型的特征使得人人都有了表达观点的路径和平台,但也极易造成事实上的话语权、影响力的不对等和资讯占有的不平均。这一切都需要我们拿出勇气面对和解决。

  正如不同文明由早期的孕育萌芽到中期的蓬勃发展、再到晚期的逐渐式微消亡,并被新的文明形态所取代一样,互联网文明也有终将消亡的一天,但我们却可以通过创造更可持续的互联网文明,使其尽可能多地为我们构建可持续的未来做出贡献。

  2

  互联网五大亟待讨论的问题

  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技术本身的进步,互联网文明在内涵、边界、管制等方面也会呈现出一些差异,但从目前人们思维、生活和行为表现来看,仍存在一些有待进一步讨论的问题。我们认为主要包括有:

  1.虚拟的还是实体的?

  很多传统企业认为,互联网时代,只要有好的创意和眼球效应,有好的经销渠道和网络,再平庸的产品都可以流行,用户不会去计较产品,这是一种片面的理解。

  尽管互联网经济需要更加注重满足互联网文明下人们的生活习惯、思维习惯和行为习惯,如网络订餐、网络购物等,但产品的质量、环保仍然是互联网经济的根本,互联网只是改变了产品、服务和传播的方式,并没有改变商业的基本运行规律。

  2.掠夺的还是共生的?

  尽管有观点认为互联网具有天然的掠夺性,但互联网技术本身却是中性,且并没有价值偏好的。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虽然重塑了整个产业链和价值链,但对于处于同一产业链或价值链的企业,如果存在价值分配不均、权利义务不对等的情况,不仅可能挫伤合作伙伴的积极性和责任意识,同时对消费者而言也存在着一系列的未知风险。

  因而,无论对于企业供应链的可持续管理,还是本着创建更可持续的互联网文明,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商业应用和价值创造,其结果都应该是责任共担、多方共生和价值共赢而不仅仅只是某一方得利。

  3.赶时髦还是有远见?

  最近几年,很多传统企业在研究和关注“互联网思维”,积极开发和运用互联网技术,希望找到一种灵丹妙药,使自己的企业也赶赶时髦转型互联网,成为具有互联网思维的未来企业。

  很多企业认为是一种远见,但真正的有远见不是社会上流行什么就做什么,也不是邯郸学步、浅尝辄止,而是沉下心来研究公司核心优势、对互联网技术的适用性作出预判,进而将互联网技术武装到公司运营的各个环节,培育出符合公司自身实际的互联网运营模式、经营方式。

  4.开放空间还是适当约束?

  互联网文明开放性的特征极大地释放了人们的创造力和自主的行动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的行为、商业的创造等可以毫无顾忌、肆意占有互联网的资源。

  因为互联网是无所不在的公众舆论场,每一个参与网上信息传播、商业创造的主体都应该树立建设者的责任意识、规范自己的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在享受互联网信息开放、表达自由的同时,自觉担负应有的社会责任,自觉接受应有的社会约束,营造积极、友好、尊重、可持续的互联网环境。

  5.“只有第一,没有第二”还是“协同发展,同筹共享”?

  互联网很多产品只有第一,没有第二。似乎只有做到极致才是获胜的必经之路,相比传统行业,互联网行业的竞争可谓惨烈,而且随时会被新产品、新平台颠覆。

  应该说“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在激烈的市场角逐中有利于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更高质量的产品,同时也能激励企业不断改进技术、提升客户满意度。但这种思维同样也有利于形成龙头企业的垄断和一言堂,对于打造一个更加公平、更加可持续的行业生态产生错误导向。

  3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互联网?

  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离不开人类文明的可持续发展。伯纳斯·李说:“互联网不仅是一种技术上的创造,更是一种社会的创造。问题是我们必须保证用互联网构建的社会是我们期待的社会”。

  但与互联网技术在每天、每时、甚至每刻仍有可能取得重大突破相对应的是,互联网文明目前带来的也“并不是我们期待的社会”。

  应当承认,历史发展到当代,既伴随着文明的进步,同样也伴随着文明的苦果。我们目睹了上一个时代在给人类带来财富创造和生活便利的同时,也经历了资源消耗过度、环境污染严重、贫富差距拉大。所幸的是,以社会责任为方案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和实践正对这些偏差和弊端做出修正。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以实现经济、社会、环境可持续协调发展的社会责任,及其在实践过程中所呈现出的透明、公平、尊重、共赢等特征,可以说与互联网文明的本质、追求存在着内在的统一。为互联网文明的发展增加责任的维度,有利于修正互联网时代已经和可能出现的偏差,进而创造出一种更可持续的互联网文明。

  那么,应该如何通过我们的行动去创造更可持续的互联网文明呢?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包括政府、企业、公民在内的三大推动主体从自身的角度,树立起起符合互联网文明的思维模式、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做到各司其责、共建共促。

  具体来看就是——

  对于政府而言,应扮演好互联网文明监管者和规制者的角色,积极引导、开发互联网本质的作用,一方面确保各种角色都能平等的获得利用互联网带来的机会,防止出现信息鸿沟;另一方面确保互联网更加高效、开放的运行,而不是某一方得利,进而形成垄断;此外,还应促进互联网资源的优化配置,在结果上做到成果的共同分享。

  对于企业而言,在营利的同时注重与利益相关方的成果共享,担负起与企业体量相适应的社会责任,同时有意识防范其成为企业开展掠夺和形成垄断的工具。与此同时,企业应着力构建起企业信息披露的机制和利益相关方沟通的机制,尤其是在不太确定可能造成的重大社会环境影响的情况下慎重选择互联网产品的大规模推广。

  社会公民层面,工业文明导致了人的异化,使人被贬低至“劳动力”,成为与“商品”同等的“物”。这就需要转变人的自我认识,促进人性回归,注重人的精神、思想、情感、德行,切实做到以人为本,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在实际的社会生活中变革人们的思维方式、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倡导节约型社会,从高消费转向适度消费,推行可持续发展观,以达成现在与未来、局部与整体、经济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和谐,促进协调发展。

  任何一个大型人类文明,早期大家总是高估它的影响,会有一轮一轮的泡沫;但是中期大家往往会低估它的影响,觉得这些不过是概念而已。当你觉得它是概念的时候,它已经开始生根发芽,开始茁壮成长。

  在文明转型的节点上,无论是伯纳斯·李对于互联网发展的反思,还是我们对于互联网文明可持续性的学习、探讨和塑造,或许正是文明的本意。

  文| 格非 老于 小赵

  来源:《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

  推荐阅读

  ▼

  ▲全网首发|2020中国企业500强CSR报告大数据来了

  ▲从投资管理全生命周期看PE在ESG投资中的责任担当|理论研究与实证建议

  ▲你可知抗疫表彰大会为何选择在99公益日前一天召开?| 时代之问与公益之答

  ▲巾帼力量 责任绽放|乘风破浪的CSR姐姐来了

  ▲责任锻造企业韧性|第十五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国际论坛召开

  ▲变局之中开新局|习近平总书记最新讲话和乘风破浪的企业家

  ▲初心如磐、久久为功|从中央企业CSR报告看党建引领高质量发

  ▲狭路相逢,侠者胜|世卫大会的4个真相

  金蜜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