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申放榜,我被野鸡大学录取了|WCU申请手册

发布时间:2020-01-15

从3年前进入野鸭高中时满怀信心的少年,到ED无奈选择了WCU,最终成为野鸡青年,我又究竟经过了怎么样的心路历程?

12.10号清早,吵醒我的是七七八八的消息提醒。半睡半醒间,我打开手机,发现邮箱里多了一封邮件。它的题目是notification from admission office of WCU。

这一刻我等了很久。虽然手已经开始发抖,但鼓起勇气后还是紧张地点了进去,在打开链接的时候儿停顿了很久。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注册的账号和密码了,尝试了很多遍之后,我给中介老师打过去了电话。其实我到现在也没有听懂他的语气,他可能是真的在笑,也可能是一种嘲讽。

“恭喜你啊,录取了!”短短的7个字他停顿了8次,还把“录”重复了三遍,“你是我所有学生里第一个ED申请上野鸡大学的。”

曾经我也有个哈耶普斯的梦想。三年前我进入野鸭高中国际部的时候,老师问在座的同学,自己的梦校是哪里。那天的记忆我可能永远都忘不了,每一个人都领取到了一个信封和一张信纸,我们要在那里写下自己希望进入的大学。

我到家后激动地打开了电脑,开始惦记着自己要去哪所学校。第一个决定的是UCLA,因为我想以后也可以对着喜欢的女生唱:“你说你也在美国留学住在洛杉矶,喜欢地方和我一样dog town Vince beach”。然后是全中国人都知道的哈佛大学,接下来还有同在LA的USC,全世界理工男的梦想MIT还有它的死对头Caltech。那天晚上我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带着微笑——仿佛自己刚刚集齐了这五所梦校的offer。

没想到后来自己一直不太顺利。SAT刷了三四次,唯一一次出分是2018年10月的原题,勉勉强强上了1300;拼命和IB死磕的我实在没弄明白好多知识点,把GPA弄成了GPB;至于活动,心里想的一个都没实现,反而勉勉强强弄了个全中国留学生都必备的三流比赛。

三个月前申请老师看着我的信息,失望地摇了摇头,起身就走。我追问他我的五所梦校到底有没有机会,他把杯子里的放凉了的茶水泼到了我脸上说给我先洗把脸。看着绿色的茶叶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大声喊:“您是说我该去常青藤?”他站在原地回手就是一巴掌:“我让你醒醒!”

再一次地我打开电脑,对着usnews看了一遍又一遍。在三百多名的地方,一所录取率100%的大学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它的名字也依旧亮眼:哦!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野鸡大学Wild Chicken University。就这样,我确定了自己的ED学校。

拿到offer后我彻底没有了压力,随便看看书,手边儿的第一本是红色的新华字典,打开的第一页上面儿写着:张华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前途。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是金子到哪儿都能够发光!只要好好学习多加努力,我一定可以成为学校中最好的一只野鸡!像是摸到了电门,我跳了起来,大喊:Go Chicken!!!!

这把我爸妈都惊醒了。他们冲进了我的房间:“大早上跳大神儿呢你!不睡觉干嘛呢!”没等我和他们解释,他们就提前一步看见了我飘着彩带的offer。我妈捂着脸哭了起来,她应该是看到了我以后成为野鸡的样子太过感动;我爸激动地跳了起来——不对,他给了我一脚,一直把我给踢到了门口儿。

我心里有很多想法,我以后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一只野鸡,我大二的时候还可以转学,对于未来我已经有了完整的规划,可是在这一刻却不敢和他们说出来。我真的还挺委屈的。

其实野鸡大学是不错的。听说这里的学生都不太有压力。大家没有什么due要赶,入学的时候学校还会给每一个注册的学生分配一个叫做作业代写的人,这可能是counselor的一种吧!听网友说,其实教授也都不太严格,因为教授们也都是这所大学毕业的。

当然,如果你觉得一周7个小时的课对自己都是一种负担,lecture学校建议是可以建筑装修工程不参加的。至于小课,学生可以申请一个代课人代替你上课——不过据说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教授也经常不来上班,更不要提点名这种东西了。听说很多留学生在上学的时候都因为学习压力太大而有了或多或少的心理问题,我觉得这一定是WCU出于健康方面考虑,提供给广大学生们的福利吧!

当然缺点也是有一些的,比方说很多学生在注册后都再也没有来到过学校,导致我们的签证很容易被拒签。但我觉得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不一定是什么坏事儿,社会大课堂嘛!大家利用上学时间去打打工,不管是搬搬箱子还是在中餐馆打打工,都是一种生存的技能和生活的体验嘛!我相信这是WCU一种独到的教育方式。

既然被踢了出家门,我觉得还是去外面儿溜达溜达吧。不知道怎么的,八点钟北京天还有点儿黑。眼前的场景似乎都开始模糊。很多奇怪的人和场景都飞快地在我眼前交叉闪过。一种熟悉却该死的音乐响了起来,伴随着音乐,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消逝,最终它们都消失了,我堕入了虚空。

家里的两只猫在我旁边儿睡的很香,被子被我紧紧地裹在身上,至于爸妈——他们根本就不在家。我看了眼手机,已经到了七点二十——看来闹铃已经响过了三四遍。赶紧一个翻身跳下了床,给主子们倒满了猫粮,带着牙刷冲进了浴室,像往常一样,在七点三十五分的时候准时站在了家门口。

再过两三天我真正ED的康奈尔大学马上就要放榜了,所以其实这几天的精建筑装修工程神压力真的不小,导致睡觉都不太踏实。虽然我的标化没有这么惨,活动其实也还算达到了目的,但是水涨船高的申请标准,玄学的录取方式,他们都让我陷入了迷惑的循环。

早安章鱼哥,早安派大星,早安蟹老板,早安痞老板,早安珊迪,早安海绵宝宝,早安比奇堡的居民。早安楼下卖煎饼的大叔,早安北京地铁的乘客们,早安中关村。楼下遛鸟的老头儿对着护城河依旧若有所思,下了地铁后随着中关村的上班族们我的步伐也从未放缓。新东方三个大字就在办公室的对面吸引着无数留学生,地铁站某机构的广告还是在告诉着每个人托福雅思SAT根本就没有压力。还是北京普通的一个早晨,只是距离放榜又近了一天。

作为几万普通留学生的一员,我和大家一样焦虑着,迷惑着。作为TD的小编,我希望这样一篇文章可以让大家暂时忘记申请季的残酷,平复下自己的心情,继续开始新一天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