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大美食邮轮公司,因新冠病毒而破产!

发布时间:2020-03-23

长期以来豪华邮轮都有着“海上五星酒店”的美誉,乘坐豪华邮轮出游在全世界都备受欢迎。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多艘豪华邮轮接连因游客感染,成为疫情爆发的焦点地。

在柬埔寨,载有2257名乘客的“威士特丹”号在海上漂泊近两周,被至少5个地区的港口拒绝停靠后才找到了“落脚点”;

在美国,“至尊公主”号漂泊多日后,终于停靠在了奥克兰港。但是对乘客的检疫还没有完成,疫情具体情况尚不明朗,不过有了“钻石公主”号的前车之鉴,它的情况不会太好。所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并不想让游客下船。

与其他邮轮相比,分别在中国天津和深圳停靠的“歌诗达赛琳娜”号与“歌诗达威尼斯”号要幸运很多,但是这样的“幸运”只是凤毛麟角。

所以在全球疫情爆发的当下,曾令人趋之若鹜的“海上五星级酒店”,变成了避之不及的“海上病毒培养皿”。邮轮业从此进入“至暗时刻”。

为了响应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关于全力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的紧急通知》,早在1月24日,许多邮轮公司就取消了以中国为母港的航程。

就拿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来说,截至3月3日共取消1月底到3月底的11趟航次,超过4万游客出游计划受到影响。

据上海国际邮轮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叶欣梁介绍,有的邮轮公司因取消航次直接损失7亿元至10亿元左右。不仅如此,因邮轮公司停航,邮轮港口也正式失去资金来源,造成邮轮港靠泊费、游客服务费、免税店收入以及周边酒店餐饮住宿收入损失巨大。目前上海母港已经成了受损最严重的母港之一,而这仅是中国邮轮业受到的损失。

3月2日,运营日本最大美食邮轮之一“夜光神户2号”的日本神户夜光邮轮公司宣布申请破产,这是首家因新冠病毒而破产的邮轮公司。

除了停航和破产,邮轮业的噩梦还没有结束。1月21日至3月4日期间,国际三大邮轮公司的股价均大幅下挫,嘉年华集团、皇家加勒比、诺唯真邮轮控股股价分别下挫39.7%、41%和44%。

3月13日,上周五全球范围多家国际邮轮公司宣布在北美或全球停运,这是现代邮轮旅游行业近60年以来的首次。邮轮在全球范围内停航,意味着火热的邮轮业务真的“凉了”。

邮轮业的“凉”除了客观存在的疫情外,很大一部分是源于感染事件发生后,人们对应急状态下邮轮混乱的反应失去了信赖感和安全感。

拿“钻石公主”号来说。日本神户大学医学研究科感染症内科教授岩田健太郎在船上看到:疫区没有划分出“绿区”和“红区”,发热的不发热的,戴口罩的不戴口罩的人在船上到处走动。病毒无处不在,船上非常混乱。

实际上回看“钻石公主”号时间,它们沿用了的隔离方式与邮轮传统的隔离标准并无差别,只是新冠肺炎这道“考题”超纲了。

停航期间的邮轮公司已经开始了“自我提升”,比如采取更加严格的检疫措施、进行持续深度清洁及消毒。近年来,在部分新制造的邮轮上已经实现了客房、船员房间和公共空间的新鲜室外空气循环系统全覆盖,船上医疗中心也配有隔离室等设施。因为这场疫情,配备这些功能的邮轮也将会越来越多。

·在后新冠时期,做好相关物资准备及人员的安排,切实做好恢复运营生产的各项准备工作。

从多艘邮轮入港被拒的不幸遭遇中,我们可以发现。紧急情况下,邮轮问题的处理,更多依赖停靠港口国家政府的执政能力和整体素质。为什么这么说呢?

简单的说,如果“钻石公主”号当初想停靠在母港横滨,日本政府有拒绝的权利。首先根据国际法,邮轮的母港没有义务实施救援;其次在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前提下,如果沿岸国认为邮轮疫情对其安全构成威胁,可以不准许其靠岸。

作为“钻石公主”号的船旗国,英国有义务行使行政、技术及社会事项的管辖和控制,可在法律上船旗国又不需要承担商业风险和商业责任。所以在处理“钻石公主”号时,出现了船旗国缺位的情况。这样的情况在历史上也是首次。

像“钻石公主”号一样,运营方、船旗国、母港不在同一国的邮轮还有很多,这种国际大型游轮上还有来自各个国家和地区的乘客。邮轮业在此次疫情中的惨痛教训警醒我们:未来邮轮业要想有更好的发展,相关的法律如何完善,各国间如何密切合作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