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体育与电竞,离“两情相悦”还有多远?

发布时间:2020-04-13

看来东京奥运延期的确对日本造成了十分大的打击,政府决定通过电竞来拉动经济增长了。

据《日本时报》报道,日本政府正在启动一项电竞经济计划,目标是到2025年,每年产生26亿美元的经济效益。

该计划的主体是私营部门,看中的是电竞产业对振兴区域经济和增加社会参与度的作用,日本经济产业省正寻求与国内外的公司和法律专家合作。

除了奥运延期,疫情造成的传统体育停摆,正让电竞在主流社会中的存在感越来越高。病毒肆虐,NBA、意甲球员纷纷感染,欧洲五大联赛暂停,普通球迷无比赛可看,也不能出门过球瘾,体育类游戏正好填补了这一块空白。

美国时间4月3日,由美国篮球员协会(NBPA)组织的,仅限职业球员参与的《NBA 2K20》赛事将举办,杜兰特将在首轮迎战琼斯,赛事将由主流电视网ESPN转播。

这也许是疫情之下的无奈之举,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电竞向主流学习的过程中,社会的经济、文化也在向电竞靠拢,而与电竞联系最紧密的传统体育,则更是如此。

将“游戏障碍”定性为疾病的世界卫生组织开始倡导人们“拿起游戏,远离病毒”,波兰总统亲自宣传电竞赛事,号召大家居家观看,疫情的确让电竞受到了不同的待遇。

在传统体育领域,关于如何定性“电竞”的讨论已经相当深入,目前的基本共识是:将电竞纳入体育伞下,让它成为体育随着时代变迁新生的分支。

其证据就是电竞成为2018雅加达亚运会表演项目,正式纳入2021芭提雅亚洲室内暨武艺运动会正式项目,逐渐被传统体育盛会的接纳。

2017年10月举行的奥运峰会上,国际奥委代表认可了电竞项目的体育性质,讨论了电子竞技进入奥运会的可能性。

其中特别提到了“模拟体育运动的电子游戏”,表示看到了这一品类巨大的合作潜力,并将其纳入体育运动。

除了《FIFA》《NBA 2K》这种通过电脑和手机操纵的游戏,还有F1电竞这种使用方向盘和油门、与真实赛车运动相似度极高的项目。

传统体育对电竞态度的转变,除了电竞流量的吸引力,还出于体育数字化管理的时代需求。国家体育总局汽摩运动管理中心就组织过《QQ飞车》、《跑跑卡丁车》在内的“中国数字竞速大赛”。

电子竞技的数字化优势让其作为商业化体育赛事品类,无比契合传统体育适应互联网时代的需求。

备受奥委会重视的“模拟体育运动的电子游戏”,目前已经有着非常丰富的种类,足球有《FIFA》、《实况足球》,棒球有《MLB The Show》、《R.B.I.棒球》,篮球有《NBA 2K》,此外,澳网、冰球、F1、环法自行车赛、WWE等赛事,都有各自的授权游戏产品。东京奥运会甚至也有官方游戏。

一方面体育类游戏加入游戏市场,另一方面,传统体育通过投资、收购等行为,积极参与电竞的发展。

早在2016年这种趋势就已经出现,当年NBA退役球星魔术师约翰逊为首的aXiomatice Sports财团完成了对Liquid的控股权收购。2017年,迈阿密热火队又收购了Misfits。

有财团进行的收购,也有运动员个人的投资,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的约纳斯·杰雷布科就买了一个CS:GO战队,沙奎尔·奥尼尔也是电竞战队NGR的老板之一,乔丹也有相关的电竞资产。

如果说在《英雄联盟》这样玩家熟知的电竞项目上,传统体育只能以投资加入,那体育类游戏领域,他们的融入就更加直接。

近年出现了传统体育俱乐部直接签约电竞选手的现象,比如曼彻斯特和西汉姆都有签约的《FIFA》选手,选手的包装和推广享受跟真正足球选手同样的待遇。

在中国,这种体育类项目的电竞正悄然兴起,其中既有国内俱乐部的推动,比如国内足球俱乐部联合推动的中国足球电子竞技联赛,也有海外传统体育的加盟,比如MLB的中国电竞联赛MLB China eSports League。

而为了增加与中国粉丝的互动机会,海外传统体育俱乐部也通过电竞在探索更多合作可能。

曼城和狼队都在中国拥有《FIFA Online》的电竞战队,后者的战队更是与微博电竞俱乐部合作成立的。

这种现象不仅使电竞获得了成熟模式和经验的加持,同时也是传统体育向电子竞技迈进、融合的过程。

纯粹从情感联结上来说,传统体育粉丝对体育类游戏的接受度更大,通过在《NBA 2K》、《FIFA》等游戏中操纵球员,分析数据,组建球队,能够获得观赛之外同样具有沉浸感的体育娱乐体验。

2018年,《NBA 2K》联赛视频在社交网站上的浏览次数超过了1.32亿次,2019年则超过了3.06亿,中国的注册总用户也超过了4000万。

虚拟与现实存在差异是事实,但随着NBA球星为篮球游戏站台,现实赛事停摆后在游戏中重启对决,两者的边界正变得模糊。

随着时代的变迁,在现场观赛和直播观赛的球迷之外,球迷群体中出现相当大比例的“足球游戏粉”,他们虽然也有支持的国内球队,但对国际赛事的热情要更高。

山东鲁能就曾针对性地举办了鲁能泰山球迷会FIFAonline4电竞冠军杯,在这过程中拓宽了球迷的受众广度,并且增加了球队的宣传和推广方式。

对传统体育来说,其最终目的还是要让球迷群体回归到竞技本身,通过体育游戏将关注吸引到球员、球队和线下比赛中来。对模拟传统体育的游戏来说,足球还是足球,电竞只是一种形式。

我们总说电竞要向体育看齐,要体育化,其实传统体育也正在向电竞靠拢,这个互相影响的过程不应该只停留在寻求认同的表面,而应该在产业制度上互相启发。毕竟,双赢才完美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