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金融博弈這一戰略博弈高爆點,切實維護國家金融安全

发布时间:2020-05-07

維護金融安全,是關系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一件帶有戰略性、根本性的大事,不僅關乎金融自身發展,更是踐行總體國家安全觀的應有之義,是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礎。適應新形勢新要求,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強化金融安全戰略認知、戰略規劃和戰略統籌,築牢新時代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線,確保金融穩、經濟活、國家安,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維護國家安全的重大命題。

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經濟平穩健康發展的重要基礎。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疫情蔓延與金融風險共生,疫情防控與金融競爭並存,更加顯現出金融領域的廣泛滲透性、安全脆弱性和博弈激烈性,進一步加深了我們對新時代維護金融安全的戰略認知和深刻理解。

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穩定器”。金融滲透到社會經濟生活的各個領域,一旦金融某一環節出現問題,很容易引起連鎖反應,引發系統性、全局性的金融風波,殃及整個社會經濟生活,甚至導致嚴重的國家政治危機。美國的次貸危機、歐元區的歐債危機的爆發,加劇了民眾對西方國家政府的不滿情緒,引發民眾抗議活動和社會動蕩,始發于美國的“佔領華爾街”運動蔓延波及數十個國家、1000多座城市。現實表明,金融安全直接影響著國家安全,如果金融風險得不到有效控制,金融危機就可能演變為經濟危機、政治危機、社會危機乃至國家危機。

金融穩定是經濟穩定的“壓艙石”。金融穩定是經濟穩定的核心,是影響經濟穩定最關鍵、最重要的方面。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由于亞洲金融危機的爆發與迅速蔓延,全球金融穩定倍受重視。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範圍內大流行,給全球金融市場帶來巨大挑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今年全球經濟很可能會遭遇自“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衰退。金融穩,經濟穩;金融活,經濟活。面對疫情防控和提振經濟兩大任務,堅持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金融市場穩定,成為國際社會和世界各國的共同選擇。

金融實力是國防實力的“強後盾”。為維持軍隊的裝備水平和作戰能力,近20年來美國軍費支出總額始終居高不下,很多時候比全球第二到第十經濟體軍費支出的總和還多。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不可避免地引發全球經濟衰退,勢必影響世界各個國家的金融整體實力,加快各國國防資源配置調整,推動全球國防軍事力量對比加速演變。

金融博弈是戰略博弈的“高爆點”。當代的大國博弈已經不僅局限于軍事上的直接沖突,也表現在金融市場進行沒有硝煙的戰爭。外匯攻勢引發亞洲金融危機等,都是金融領域博弈的典型案例。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導致國際資本市場劇烈波動,一些國家揮舞經濟大棒,把調整金融政策、轉嫁經濟危機作為政治博弈和戰略對抗的“急先鋒”,使受疫情影響本就十分疲軟的全球經濟形勢雪上加霜,國際經濟秩序和戰略格局面臨前所未有的沖擊。

如果缺乏科學理論的有效指引,就難以戰勝各種安全風險,難以開創國家安全事業新局面。維護金融安全,應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前瞻謀劃戰略,科學設計指導,不斷增強維護金融安全工作的科學性、預見性、主動性和創造性。

堅持集中領導與分類指導相統一。金融安全涉及面廣、聯動性強,復雜情況多,處置難度大,應加強集中統一領導,強化分類指導,積極有效應對。面對國際國內重大金融風險,加強對各地區、各領域金融風險防控工作的宏觀領導和統籌協調,強化跨部門、跨領域金融風險防控協作,最大限度積聚起防控金融風險的力量資源,推動形成全國一盤棋的金融風險防控格局。同時,應注重分類指導、精準施策,針對不同種類金融風險、不同等級響應級別,采取針對性的措施和解決方案,提高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堅持防範為先與綜合治理相結合。金融風險誘發因素多元,平時不易察覺,且聯動關系復雜,應堅持以防為先、以治為本。要立足于早識別、早預警、早發現、早處置,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動仗,從源頭上防治,在苗頭上控制,及早阻斷風險持續積累、傳播路徑和勢頭,多用“慢撒氣”和“小手術”方式處置非系統性風險,防止系統性風險的生成和爆發。同時,著眼于國際與國內、政治與軍事、當前與預期等維度的統籌,加強資源力量整合,注重系統性謀劃、交互式協同和立體式作戰,打好各地區、各領域銜接互補、進退有序的組合拳。

堅持內控風險與外防溢出相統籌。作為開放的經濟體,國內金融市場與國際金融市場高度關聯,金融安全內部風險與外部溢出風險同生共存,內外因素交織聯動、錯綜復雜。應統籌好國內國際兩個大局,對內深入研判金融形勢,科學識別金融風險,樹立正確的金融安全理念,積極防範和化解各類金融風險,確保金融風險處于可防可控狀態,保持自身“肌體”健康。同時,加強與世界各國和國際、地區組織間金融合作,推動構建國際金融安全網絡,阻斷國際金融風險溢出傳導鏈路,打好外防溢出風險主動仗。

進入21世紀以來,國際金融危機頻頻爆發,一次次為我們敲響了安全警鐘;國內經濟轉型步伐調整加快,金融風險也在不斷累積。面對復雜嚴峻的國際國內金融形勢,應著眼國家安全戰略全局,加強前瞻謀劃和頂層設計,不斷健全金融安全體制機制,牢牢掌握維護金融安全的主動權。

加強國家金融安全戰略籌劃。以總體國家安全觀為指導,深入研究論證金融安全問題,積極推動國家金融安全規劃戰略出台落地,強化對金融安全工作的戰略引領。健全定期研究金融發展戰略、分析金融形勢、制定金融方針政策的工作機制,提高金融安全決策水平。把金融安全保障能力建設納入國家發展規劃,統籌推進金融安全科學技術、金融安全人才培養、金融安全基礎設施等大項任務。

提高金融風險預警監管能力。準確判斷風險隱患是保障金融安全的前提。應注重運用區塊鏈、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新技術來實現對金融風險的識別、量化、監測、預警和防範,建立金融業態風險預警評估模型和指標體系,實現信息采集、量化評估、風險預警的一體化處理,實時監測金融運行壓力狀況,提高金融風險預警的靈敏度和準確度。加強跨部門、跨行業監管協調與合作,形成金融發展和監管的強大合力,建設全方位、高效率的現代金融監管體系,實現金融安全的多種屏障、不同層級的隔離和防範,為維護金融安全保駕護航。

守住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守住底線,才有底氣。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是金融體系功能正常發揮的基礎,也是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的本質要求。要做好應對國際國內金融市場各種不利局面和極端情況的思想準備、政策準備和工作準備,處理好金融發展、金融改革與金融監管的關系,不忽視一個風險、不放過一個隱患,對潛在風險隱患應密切監測、早做預案,對已經發現的問題要及時出手、有效應對,確保金融系統穩定和可持續發展。應高度關注外部國際金融風險沖擊影響,密切跟蹤世界各國金融政策走向,進一步深化國際金融安全合作,在推動維護全球金融安全方面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

健全國家金融安全法律體系。法律就是秩序,有好的法律才有好的秩序。應加快建立和完善市場經濟條件下的金融監管制度,加強金融法治建設,健全金融法律體系,逐步形成有法可依、執法從嚴、違法必究的金融法治環境,完善防控系統性金融風險過程中的領導決策、聯防聯控、動態監管、責任追究等相關制度。針對金融安全新情況新問題,修改完善銀行業監督管理、金融違法行為處罰等方面的法律法規,使之符合金融安全新形勢新要求。在國防教育法等法律法規中補充金融安全宣傳教育條款,提高全體國民金融安全法律意識,構築維護金融安全的人民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