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课风暴”下的欧洲:教师面临全新挑战 “教育不公”现象加剧

发布时间:2020-05-17

【环球网教育报道 记者 吴婷】据英国《卫报》5月10日报道,疫情下,欧洲各国校园相继关闭,老师和家长、学生又处于何种境地?据称,不仅仅是学生,真正需要快速适应线上教学方式的其实应该是教职人员。

保拉·莱博维茨(Paula Leibowitz)是来自澳大利亚的一名教育工作者,同时也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的一番话或许能引起既要上班辛苦赚钱又要照顾在家学习的孩子的许多家长的共鸣。

居住在悉尼海滨郊区邦迪的保拉·莱博维茨(Paula Leibowitz)称,“我现在真的很累,不仅仅是课程进度,还需要和学生持续的互动交流。”

事实上,她也早就习惯了这种“打仗”的生活,她还说到:“和我交谈的每位父母都有完全不同的观点,并且他们每天都有不同的想法。”

第一个实行“校园关闭”政策的欧洲国家——意大利,情况也是如此,如今家长和孩子都在全新的教育形态下“挣扎着前行”。

“我六岁的女儿本来是个很听话的好学生,现在每天待在家里,和老师同学也没有真正的面对面交流,她已经对学习表现出了很不耐烦的状态。”来自西西里岛阿格里真托的一名安保工作人员Paola Anzalone说。“她本来比较害羞,现在要让她通过监视器(线上教学)与班上的其他同学同时互动真的很难。”

这种在家学习的状态恐怕还要持续到9月,这让Anzalone很焦虑。她表示:“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而且从事与家庭教育有关的工作,我认为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需要在校园里和老师同学面对面接触相处”。

来自意大利奥尔维耶托的安娜丽莎·迪斯塔西(Annalisa Distasi)是一位高中教师,她除了保证自己的教学任务,还要照顾三个接受线上教学的孩子。她称,“我目前都在正常给学生上课,每周要上六节网课,我还需要做些别的工作,比如录制视频课,为学生准备家庭作业,这些就已经占用了我日常大部分时间。我感觉现在的工作量是以前的两倍,我常常工作到深夜。”

从安娜丽莎·迪斯塔西说的话就能看出,现在这种情况下,教师必须快速适应新的教学方式。

保加利亚于3月13日(周五)宣布全境进入紧急状态,政府下令立即关闭教育机构及企业组织。

在这个教育系统偏于保守的国家,这道命令意味着教师必须在禁令后的这个周末做足充分的准备。尽管保加利亚半数的教师年龄在50岁以上,并且他们的数字识字率低于欧盟平均水平,但这些教师的适应能力却非常好。

在校园封闭令之后的那个周末,教师和学生在任何他们可以上网的地方自发组织线上学习,他们主要使用Viber和WhatsApp等交流工具。至3月16日(周一),这些师生已经非常熟悉线上学习的方式。

普罗夫迪夫市(保加利亚第二大城市)的一位信息通信科目的老师Bozhidara Ilieva对同事们在教学技术上获得的进步感到非常高兴。她说,虽然年纪较大的教师接受过数字化教学的培训,但他们中的很多人至今仍不太情愿使用这些技能。“而这些老师却在一夜之间从‘只在纸上写字’变成现在的‘熟练发送电子邮件’了。”

然而,向在线教学的过渡并不是无缝衔接的,也并非被全盘接受。保加利亚如同其他国家一样,这场疫情暴露出了社会中由来已久的“鸿沟”。教育部部长此前表示,校园关闭之后,约11%的学生(主要为弱势群体)并没有机会和条件接受在线学习,老师必须通过电话或者私下见面的方式给他们上课。

经济状况的不同也会带来数字化科技化程度的差异。近些年来,意大利政府大幅削减了在教育层面的投入,该国在教育领域的支出比其他西方国家都少得多。

尽管政府和许多协会机构尽力为那些贫困学生提供平板电脑和免费网络资源,然而,家庭教育体系已经不可避免地加剧了社会不平等现象,尤其在更为贫困的南部地区。

“那些有能力的父母为孩子配备了平板电脑和电脑等设备,他们本来就具有很多优势。”巴勒莫市的小学老师Arianna Filippone说。“那些无法获得优质教学资源的学生显然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在学校停课的两个月之后,政府仍在调查统计是否还有学生因为缺少电脑和网络而无法上课。”

西班牙红十字会不仅为困难民众提供食物,为无家可归的人提供住所,他们还向许多家庭发放了数千台平板电脑和3G上网卡,希望这些孩子能继续正常学习。

在美国,疫情还暴露了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之间的教学差距,许多学校正在努力为”在线教学“设计长期的方案。

位于弗吉尼亚北部的费尔法克斯县(Fairfax County)拥有近200,000名学生,在学校被勒令关闭的四周后,学校开启视频教学,而这种方式却被视为“灾难”般的存在。

埃里卡(Erika)称,视频教学真的很“失败”,孩子们足足等了40分钟才能登录线上课堂,老师们却总是“掉线”。她孩子所在的学校被评为美国最好的学区之一,艾丽卡(Erika)表示,她的孩子每周与老师互动也就大概一个小时。

西班牙教育部长本周早些时候表示,假如至9月开学时国家仍未发现新冠疫苗,那么也只能开放一半的学校,另一部分的学生仍将继续线上学习的方式。

法国总统此前声称国内的学校将实现“逐步”重新开放,以帮助5%-10%面临失学的、处于经济困境的学生,并允许更多的家长重返工作岗位。 然而,究竟哪些学校开学等详细的措施将由地方行政机构根据具体情况自行决定。

理论上,托儿所、幼儿园及小学将于5月11日对教师开放,之后学生再重返校园。中学低年级的学生将于5月18日重返课堂。其他年级的学生开学通知待定(5月底)。

来自图卢兹(Toulouse)的佛罗伦萨·查拉斯(Florence Charras)今年46岁,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也是该地区教育部门中学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她表示,学校一开学就希望能将她三个孩子(分别4岁、10岁、13岁)送回学校。她坦言:“带着三个孩子在家里工作太累了。”

爱尔兰的家长也接受了建议,他们认为学校停课期间,让孩子拥有更好的人生体验比盲目补作业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