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科技广场70余户业主 为何要重复缴纳数万元物业费?

发布时间:2020-06-07

温州网讯 日前,读者胡女士拨打新闻热线反映,温州数码科技广场内有70余户商铺业主,先后收到温州市鹿城区物业管理总公司(简称“鹿城物业”)提出的仲裁申请等材料,要求他们支付近10年的物业服务费及相应的滞纳金、利息,据测算每人需支付的金额在数万元不等。

“从2006年购买商铺起,我们一直是和市场运营方联系,并未和鹿城物业接触过。”胡女士说,市场运营期间,除日常水电等费用外,商铺承租户还会向市场支付管理费、广告费等,用于日常卫生保洁、安保服务以及公用设施使用和维护等。“承租方已向市场支付管理费(服务费),现在再次收取就存在重复收费了,而且鹿城物业没有提供任何服务,就更没权利向他们收取物业管理费。”

温州数码科技广场位于市区黎明西路180号的温州东方花苑,由该小区1~3层裙楼约200个商铺组成,成立于2002年,是温州知名的数码产品交易市场。

胡女士说,市场成立之初,绝大部分商铺由市场运营方及其负责人持有。2006年1月,市场运营方及其负责人对外销售部分商铺,然后通过包租形式将商铺租回,并统一管理、运作等。租赁期间,市场按约定每年会向业主支付一笔固定投资净收益,业主不承担其他费用。

胡女士提供的《商铺租赁合同书》显示:合同乙方为温州数码科技广场连锁发展有限公司,商铺租赁期为2006年2月至2011年2月。合同约定,乙方除每年向业主支付一笔固定收益外,还需承担因商铺租赁所产生的物业管理费、水电费、卫生费、治安费等各项相关的经营活动费用;另外权利与义务条款显示,乙方还要承担商铺正常维护所需的维护费用和物业管理费用。

“包租合同到期后,部分业主没有续签,而是通过自主招租对外出租。”胡女士说,自主招租只在租金支付方式上发生变化,并没有改变商铺运营模式,“商铺还是纳入市场统一管理,承租人向我们支付租金后,还会向市场支付一批管理费。”

然而,情况在2020年发生了变化。胡女士说,今年5月接到温州仲裁委员会寄送的答辩通知书时,感到非常诧异,“跟鹿城物业根本就没打过交道,怎么会要求我们出席仲裁?关键是,我们商铺的管理费有明确的支付方,怎么还要我们重复缴?”

据介绍,温州东方花苑共A、B两幢,规划用途为商住一体,其中1~3层裙楼为商业用途,其他楼层为住宅。该小区1~3层裙楼主要商铺归属数码广场管辖,其中1层有数家银行和快递公司,且独立于市场。

“签了两份合同,一份和业主,另一份和市场。”经营户黄先生租用的店面在二楼,自市场开业以来,一直从事数码配件销售。他说,“除每年向业主支付租金外,还会向市场支付一批管理费,支付标准为按每月每平方38元。缴纳管理费后,市场会负责保洁、安保等工作。”

“我们签了一份,是和市场签的。”经营户周女士说,她租用的商铺合同里注明管理费,每年一缴。

不过,位于一层的银行和快递公司的缴费情况则有所不同,它们并没有向市场缴纳管理费,而是向东方花苑物业管理公司支付物业费。

目前,温州东方花苑小区物业由杭州钱塘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温州分公司负责,2019年3月正式入驻。该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王经理说,除数码广场内商铺业务外,其他几家银行和快递公司均向他们支付了物业管理费:“市场有独立的保洁、安保等,这部分服务还没有移交,我们暂时没有向他们收取物业费。”

面对鹿城物业提出的权利主张,数码广场绝大部分业主表示不理解,“如果存在物业费不缴行为,为什么鹿城物业不在管理期间做出提醒,反而在离开小区后重提,而且还要求支付近10年的违约金和利息?”

对此,鹿城物业副总经理王旭炯说,此前数码广场商铺业主向市场缴纳管理费后,市场会将其中一部分费用支付给鹿城物业,但多年来数码市场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一直拖欠,所以他们在退出温州东方花苑物业管理后,一并将前几年拖欠的物业管理费以及相应滞纳金、利息向商铺业主提出主张。至于为何不向数码广场直接追索,是因为鹿城物业与数码广场没有直接法律关系,而是按法律主体原则向数码商城业主提出追索。

“其实,我们也多次口头提醒过全体业主,要求他们在向市场缴纳管理费后,督促市场及时同我们结算。”王旭炯说,考虑到市场有独立的保洁、安保人员,在相关费用结算上,他们也给了市场足够的优惠,其中2010年结算的物业费用仅3.5万元,“但事实上,他们拖欠了很多,通过这种方式提出主张也是无奈之举。至于后续物业费怎么支付,以及支付多少,都将以相关部门出具的仲裁书或判决书等为准。”

温州数码科技广场现经营主体温州东数科技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庄奕彦说,小区前身物业属于东方集团物业管理,后因企业改制,鹿城物业才进入小区。鹿城物业进来后,双方并没有针对商铺物业问题进行协商。其原因是市场为单独出入,并没有进入小区内部,也没有享受小区保洁、安保等服务。2010年经协商,市场与小区部分公共部门物业交由鹿城物业负责,市场向后者支付3.5万元。次年,市场放置在小区内部的空调外机起火、损坏,相关费用结算被搁置。庄奕彦认为,“楼上住户被子掉下来,造成市场空调外机损坏,实质上是物业公司的责任,应当负责。然而,鹿城物业未对此事做出妥善处理。后双方达成默契,在管理上互不干涉。”

针对此次鹿城物业向市场全体业主主张权利,庄奕彦表示市场会代表全体业主出面解决,“既然业主向市场缴纳市场管理费,市场就会对此事负责,我们通过正常仲裁或诉讼途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