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校无忧丨两会预热中,高等教育普及化,基础教育“拉美化”?

发布时间:2020-01-06

再过两天,全国两会将在北京拉开大幕。而再之前召开的省级地方两会,往往被视为全国两会热点话题的预热。经过媒体梳理公开报道发现,教育议题依旧是地方两会热议的重点之一。学前教育资源紧缺、中小学生减负等地方代表委员们关心的教育词汇,抑或成为今年全国两会的教育热词。

近期,教育部召开2019年第四场教育新春发布会,发布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基本情况。根据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统计,2018年全国共有普通高校2663所,比上年增加32所,其中本科1245所、高职(专科)院校1418所,各种形式的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3833万人。全国普通本专科共招生790.99万人,其中普通本科422.16万人,普通专科368.83万人。全国共招收研究生85.8万人,比上年增长6.43%,其中博士生9.55万人,硕士生76.25万人。在学研究生273.13万人,比上年增长3.47%,其中在学博士生38.95万人,在学硕士生234.17万人。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副司长范海林介绍,总体而言,我国已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8.1%,我国即将由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进入普及化阶段。

有一种观点认为:当前中国教育正在快速的“欧美化”,这是西方园林景观设计敌对势力和精英阶层联合发动针对中国普通阶层的一场“阴谋”。用“快乐教育”和“减负”摧毁中国公办教育竞争力,用“民办精英教育”巩固精英优势,拉大阶层鸿沟。所以,该观点认为:应该反对教育部门力推“减负”;反对“摇号招生”,反对分配生制度,应该实行大一统、一刀切、免费的应试教育模式。

看上去,精英为民办优质优价的精英教育买单,普通人上职业学校或廉价低质的公立学校,不正是欧美走过的老路吗?中国教育似乎正是在朝这个老路迈进。

但问题是:欧美顶点的私立中小学固然不少是私立,但人家顶尖的大学也大多是私立的高收费大学,比较差的州立大学和社区大学则是收费相对低廉的公立学校。这样,欧美精英阶层的孩子从小学到大学都一路私立,一路掏钱买单;普通中下阶层的孩子则在公立学校一路免费,一路轻松混到大学毕业。大家各得其所,相安无事,似乎也顺理成章并无不妥。

而中国则十分不同:基础教育阶段的分化有些类似欧美,但大学阶段却与欧美正好相反:顶尖的大学都是公立大学,优质且廉价(如清北复交),最烂的大学多是高收费的民办独立学院。

结果是:中国的精英阶层子女在基础教育阶段获得竞争优势后,最终收割的是公立拨款的廉价优质高等教育;而普通阶层在廉价公立中学成绩越来越烂,最终高考时,考取的恰恰是高收费的烂民办大学!这波无缝链接的操作,似乎不能叫“欧美化”,只能称之为“拉美化”。

北京大学财政所王蓉教授指出了教育的“拉美化”倾向:社会优势群体在私立中小学接受优质教育,最终收获优质低价的高等教育及其背后的公共财政补贴;而弱势群体接受质量每况愈下的公立教育,表面上看似乎“免费”了也“轻松”了,但最终在面对高等教育出口时,所有的“轻松”“免费”却都会加倍偿还。如此,教育内部的不均衡转化为社会阶层的不公正。此之谓教育的“拉美化”。楼宇自动化

当今时代中国发展日新月异,而世界的不确定性、复杂性前所未有,教育所要应对的挑战和矛盾层出不穷。身处洪流之中的基础教育,如何在新时代正本清源恪守教育本真,又如何超前谋划培养面向未来的人,这是必须从战略上加以厘清的核心议题。

在新时代,人的现代化是国家现代化的关键,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教育投入是第一投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必须坚持优先发展教育。而基础教育在教育体系中处于基础性、先导性地位,这是我国办好基础教育的基本定位。坚持这一基本定位的前提下深入理解基础教育的发展取向,是推动基础教育变革的思想基础。面向未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越是依靠国民整体素质与人力资源水平,基础教育变革取向问题就显得越为重要。

教育是培养人的社会事业,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要途径,未来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与每一个人的终身学习与发展休戚相关。一个孩子,无论他们生活在城市还是乡村,接受18年教育的过程不仅是长大成人的过程,更是心灵成长、体验成功的过程。他们不仅受惠于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高中全面普及和特色多样发展,也承载着未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更高素质劳动力的责任,承载着千万家庭追求幸福和美好生活的使命。

我国基础教育事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一些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如优质教育需求与供给之间的矛盾、学生课外负担过重问题依然突出,而这些矛盾和问题又受多方面因素影响且复杂交织。因而,在大国治理背景下,基础教育变革必须置于国家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乃至社区发展之中,通过国家和社会的强耦合性的治理结构来实现良好治理绩效,形成基础教育与社会的融合发展格局。优质基础教育资源的供给固然离不开教师的努力,但需要城市和乡村建设规划的保证、有益于学生发展的社会教育资源的介入。每一个中国人为中国的下一代而教、为下一代负责。学生课外负担过重问题的解决,固酒店经营管理然有赖于学校供给服务水平提高,但离不开家庭、社会的协同治理。

创新教与学的新方式,关键在于推动信息技术与教学的深度融合,利用大数据分析技术开展学习需求、过程与结果的诊断、追踪与评价,推动基础教育阶段学生信息素养培养和学习方式变革,并提升教师信息化应用水平、引导教师开展个性化教学和指导。以信息技术驱动教与学的方式变革,其优势在于动态的伴随式数据收集、数据可视化与精准化、数据之间的自动适配与关联分析,从而有助于重构基础教育教学质量保障的新机制。

变革基础教育管理模式,切入口和落脚点在于基础教育决策的科学化、管理与服务的精准化。进入新时代,实现基础教育现代化的过程,就是消除“信息孤岛”,建设统一的数据平台,以大数据支持基础教育决策科学化的过程。为此,做好基础教育数据与决策支持平台的顶层设计,并充分应用基础教育大数据与决策支持平台,是推进基础教育现代化目标实现的重要举措。另外,围绕师生和家长的需求,把信息技术运用于招生、学生安全、课程选择与在线学习、社会实践与综合素质评价等,是提高基础教育管理与服务精准化的有效路径。

新时代的基础教育现代化,将依托政府与学校之间、学段之间、校际、学校与社会之间构建形成新的关系形态。凝聚智慧,鼓励社会各界广泛参与标准体系制订与推行、标准实施监督与问责,提高基础教育标准体系的先进性、公众感知度和影响力。